琴音_泠梦

钟爱逆转系列,吃cp不固定,辣鸡写手一枚,文笔不好求放过OWO

【大逆转/亚双龙】落樱『叁』(完)

高考闭关前终于完结了可喜可贺😉😉
我这个渣渣也能填完坑了😂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苦の娑婆や 樱が咲けば さいたとて
婆娑红尘苦 樱花自绽放

我伏下身子,低垂着头,听见房门被打开,还有那个让我日思夜想的磁性声音。
“龙之介,好久不见了。”
“亚双义!”我猛地抬头,情不自禁地叫出他的名字。他还是那样的俊美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但我却在他的笑容中窥见了几分哀伤。
他走到我身边盘腿坐下,抬手止住想要说话的我,说:“幕府很快就会败了,这个国家将会呈现出全新的一面。”“所以呢?”我不明白为何亚双义突然说起这个,不过他也没有想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欲望。 他转过身来正视着我,神色无比严肃地说:“龙之介,我说过等我回来时,我会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“嗯。”我点头,心中隐隐有些期待。

突然,亚双义伸手拽住我的手腕, 一把将我揽入他的怀中,他用脸颊蹭了蹭我的脖颈,在我耳边低沉地说道:

“龙之介,从第一眼见到你时,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了……”

“我想,这大概就是爱吧。”

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当时的心情,震惊,欣喜,感动,眼泪在打转,但最终一切都归为了平静。我挣开他的怀抱,正视他的眼睛,那里有不安,有焦虑,还有害怕,不过很快,那里便什么都没有了,只留一片清澈。

“亚双义,我爱你。”

我贴上他的唇瓣,将一切话语都吞噬殆尽。我们彼此拥抱着,像两只无助的幼崽依偎在一起,共同迎接未知的明天。

樱散る 日さへ夕と なりけり
樱花飘散,朝开夕凋

我是被一阵急切的呼喊声吵醒的。
意识渐渐回笼,脑海中浮现出昨夜与他的次次狂欢,脸颊不禁有些发烫。我下意识地向身旁看去,果不其然,他早已离开了。我发现自己的左手上缠着他的红色头带,犹如握着他的手一样。

强忍着浑身上下的酸痛,我艰难地把房门打开,却发现竟是阿薰的小丫头。小丫头满脸挂着泪痕,鼻子哭得通红,她哽咽了一会儿,颤抖地说:“阿薰姐……她……吃药走了……我该……怎么办?”
小丫头和我将阿薰葬在庭院那棵樱树之下,直到死她的手中都攥着一封信和一张纸。那信是情郎写给她的,那纸是她的卖身契,本来她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和她的情郎双宿双飞,却不想被这战争变成阴阳两隔,如今连她也去了彼世。
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个尽头。

离开庭院后,小丫头给了我一张纸,我打开一看,竟是我的卖身契,她说:“阿龙,你自由了,一位武士帮你赎了身,快走吧,听说朝廷马上就要打过来了,我们这些曾给将军做过事的人一定没有好下场,我也要走了……保重……”我没注意小丫头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因为我此时的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亚双义,是你吗?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

我最终还是没有离开,就在这座城中等待他的回归。如今的艺伎馆早已不复当初的热闹,艺伎们走的走,死的死,逃的逃,连这种地方都变得如此冷清,我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。
屋子中央还有一群士兵正在高谈阔论,无不是在夸耀他们是如何英勇地打败幕府的军队的,我为他们布菜,倒酒,退到一边静侍着,眼角无意间瞥到一件熟悉的东西。

那不是……亚双义的太刀——“狩魔”吗?!他说过那是祖传的宝物,是亚双义家族的魂,为什么……会在那个士兵的腰间?

这时,心中的不安逐渐放大,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,他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……

“不过那个亚双义一真可真是厉害啊!身中数枪还斩杀了我们那么多人,虽然最后被射成了筛子,但我还有些佩服他呢,哈哈哈!”
那个士兵狂笑着,把“狩魔”拿出来给同伴们传看,而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脸色惨白,还是忍住心中想要冲上去杀了他们的念头,喉头一甜,我的嘴角流下了几滴鲜血。
亚双义一真……为什么要走?

我闭上眼睛,心中一遍遍回想着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件事,他的红色头带,他的爽朗笑声,他的温柔宠溺,他的孤独寂寞。他的一切一切,在我眼前飞快闪过,最终定格在我们初次相遇的那个月夜。当我再次睁眼,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我的心变得空荡荡的,我知道,我的心死了,我对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一丝眷恋了。如果我早早离去,就不会承受这样撕心裂肺的痛楚,就不会陷入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,我的世界早已失去光明。
可若我早早离去,是不是也不会遇到他了呢?

我从衣袖中摸出一个纸包,将里面的东西倒入酒壶中,上前再次给他们斟酒,看着他们一滴不剩地喝下去,痛苦地掐住自己的脖子,我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,转身走了出去。
阿薰姐,谢谢你,在你死后又帮了我一个忙。

我离开了这座城,逆着欢呼雀跃的人流,身上什么都没带,只将红色头带缠在“狩魔”上挂在腰间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,在我以为自己就要这样累死在半路上的时候,终于来到了一片广阔之地,在众多完整或残破的尸体中,我不知疲惫地寻觅着,当发现他的时候,我干涩的眼睛再次湿润。
“亚双义……”此时的我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,却仍用裂开的嗓子沙哑地叫出他的名字,我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他,知道自己再也撑不住,但我还是开心地笑了。

“永远……在一起……”
我抱着他倒在尸堆之中,发现他始终睁开的眼睛不知何时闭上了,一滴血泪缓缓从眼角落下。

我也终于可以休息了。

一片樱花花瓣随风起舞,世间重归宁静。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“亚双义!”
我猛得惊醒,看到眼前并没有成堆的尸骸和飘舞的樱花花瓣,有的只是堆积如山的法律书籍。
“怎么了成步堂?大叫什么?”
那人身穿英式的白色礼服,用有些无奈的眼神看着我,说道:“应该不用我提醒吧,这里不是法庭,不需要你的大嗓门。”
我摸了摸发懵的头脑,还不太清楚眼前的状况,却被那人拉起胳膊就往外走。“你不是说今天要带我去看看日本的司法吗?怎么就睡着了?成步堂龙之介。”
“哦,知道啦。”原来那是一场梦啊……我带着他穿过街道,路过拉·库瓦托斯餐厅,来到了勇盟大学门口,“欢迎回来,亚双义。”
那人愣了一下,随后嘴角扬起了微笑:“很高兴再次见到你,成步堂。”

你还在,真好。

END

评论(3)

热度(16)